满船清梦压星河,偷捧时间煮酒喝

面壁

受到一点刺激,痛定思痛,发现这出剧,在演员上台的时候就有问题。
一种太生硬的割裂,在4里走到了舞台强光下,照见《翻译》的问题,照见我大约发白的面色。

脑洞的初心,不是这个样子。

鲁迅先生“教导”柔石,要写极熟悉的事,很挑剔地选,于是有八篇《南行记》。
六年流浪,八篇文章。
西南异域野生的骄傲,读者若亲见。

再看我的演员们,熟悉是有,脑洞本身(暂时还藏着的刀)也来自经历。
可我不仅没挑剔,还善良泛滥收容所有的念头,大忌。

但是已经上台了,怎么也要演完。
不过演完以后,不能是结束。总要把脑洞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总要对得起喜欢。要个安心。

这堆琐碎先放着,免得忘了再来,或者被懒惰拐走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隰有荷华 | Powered by LOFTER